<acronym id="a8u2m"><center id="a8u2m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a8u2m"><small id="a8u2m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a8u2m"><small id="a8u2m"></small></rt>
<rt id="a8u2m"><center id="a8u2m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a8u2m"><center id="a8u2m"></center></rt><rt id="a8u2m"><small id="a8u2m"></small></rt>

會員登陸    
行業新聞 首頁 >行業新聞

我國藥品采購價格步調有別 談判藥品受保護

發布時間:2016-09-13

 

      醫藥網8月22日訊 8月18日訊,國辦[2015]7號文件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完善公立醫院集中采購工作的指導意見》下發后,各省新一輪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陸續啟動,并在國衛計委[2015]70號文件《關于落實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指導意見的通知》的督促下,全面付諸實施。
 
  此輪明顯區別于2010年國辦56號文件的特點是提出的分類采購主導思路,即分類采購、分層管理、分步實施。這是對前輪各省基藥集中采購政策的改進和完善,在總體的規則上,既繼承了較為成熟的“雙信封”評標體系嚴謹和評審可量化的優點,也改進了省級市場下“單獨貨源供應”和追求最低價中標的極端方式,避免了市場斷貨或區域性壟斷的風險,可以說是一種穩步推進藥品集中采購的健康醫改之路。但各地在貫徹和執行中如何因地制宜地制訂地方政策,會引領市場走進不同的發展軌道。部分省份在新一輪集中采購方案的本土化制訂和實施中,即出現了多元的變化現象,一些方法值得進一步商榷。
 
      上輪低價中標限價
 
  新一輪集中采購的重頭戲仍然是招標采購,即那些臨床用量大、采購金額高、多家企業生產的競爭性基藥和非專利藥品,按照7號文件意見,此類產品主要采取“雙信封”評標采購方式。各省在實際實施中,在競價分組、質量層次劃分、品種選擇等方面不盡相同,各顯地方特色,在中標入圍數量的選擇上,也有不同把握,總體上與7號文件方向基本保持一致。但部分省份,如已經完成招標的福建及在招標進行中的廣西、云南、江西、山東等在制訂限價規則時,本著繼續降低藥品價格的使命,把前幾輪低價競爭的結果,甚至是惡意競爭的結果作為投標限價,把市場的想象空間壓縮在上輪的陰影里。有的直接要求不允許超過正在執行中的各省最低價,有的以最低數省價格均價為限,還要控制好同品種不同規格之間的差比價。個別省份的規則,筆者至今也沒能理解,譬如福建“雙信封”品種在報價時制訂以基準品為基礎的差比價,不僅無法與國家制訂的差比價方法對照,很多品規在其系統給出的公式里甚至能計算出負數。
 
  7號文件規定:“對競標價格明顯偏低、可能存在質量和供應風險的藥品,必須進行綜合評估,避免惡性競爭?!苯档退巸r可以,但凡事不能因噎廢食,因為要降價,就不管企業產品的盈利了。降低藥價要在公平的環境下推進,既然要通過“雙信封”評審,在商務標評審中,同一個競價組按由低到高選擇中標企業和候選中標企業。本就是一種較為嚴格的招標控價方式,再套上一層上輪低價中標限價緊箍咒,甚至有的品種是惡意競爭導致的明顯不合理價格,又如何體現招標的公正性?
 
  低價藥再限價
 
  分類采購的另一個顯著變化是對婦兒??品菍@?、常用低價藥等藥品“實行直接掛網,由醫院直接采購?!?/span>
 
  發改委推動藥品價格改革,提出藥品價格交由市場決定,并專門出臺婦兒掛網及低價藥掛網政策,對婦兒用藥制訂了價格的優惠政策,對低價藥制訂了化藥日均費用不高于3元、中藥不高于5元即可掛網銷售的政策,具體交易價格與醫療機構議定。這明顯是對低價藥品保護釋放的信號,也是調整醫療機構用藥結構的重要措施。筆者一直認為,低價藥、廉價藥在醫療機構用藥比例中占的比例上去了,整體的藥品費用支出自然就下來了。
 
  多數省份在低價藥政策出臺后,也進行了省際掛網采購。但部分省份在實施集中采購方案時,對此類產品不但不予保護,還進行嚴格的價格壓制。如福建省要求日均費用限制在1元內的藥品允許掛網,黑龍江要求不高于六省前輪中標價;湖北要求不高于前輪基藥中標價、不高于全國最低5省中標價格均價;浙江要求以全國最低價為限,最多不得上浮30%,還要進行以地市醫療聯合體的二次議價;安徽也在掛網的基礎上,以地市為單位大搞二次議價,降幅要求高達40%~60%不等。這種種限價政策,與藥品價格放開、交由市場決定的價格改革方向有相背之處。降價不能像小胡同里趕豬直來直去,既然是分類采購,每個類別自應有不同的處理方式,一個限價政策把所有的菜都飩了,方法倒是簡單,未免有點兒戲。
 
  談判藥品受保護
 
  另外,分類采購對專利藥品、獨家生產藥品等要求實行價格談判,對部分短缺藥品實行定點生產。國家層面對部分談判藥品試點并進行了公示,多數省份也出臺了貫徹執行文件,但具體如何操作,很多省份還在觀望或被動狀態。與一些競爭充分、市場價格較為透明的普藥、基藥多頭限制相比,反而在具體的采購方案中,將一些藥品作為特殊層次劃進了地方保護的競價分組。

 

現在有聲音開始唱衰藥品集中采購,認為藥品集中采購實施了多年,但因為各地制訂政策中那些變異的規則,很多該降的藥品價格未降下來,如所謂原研、首仿及各種穿插到具體規則里的有保護措施的特權、特價藥品。而那些已經降得沒有利潤、創造不出價值的大宗基藥、普藥產品(也包括低價藥),卻反反復復被壓到大舞臺上斗來斗去,并作為降價的政績到處炫耀云云。藥品集中采購未能真正完成其使命,分類采購本來既是完善措施,也是淡化措施,但部分地方政府扯虎皮做大旗,拿著雞毛當令箭,非要把權力發揮得淋漓盡致,以致于效果適得其反。
 
  現在,醫保支付、票稅改革等措施開始在醫改舞臺上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,綜合治理、多措并舉或能切實促進醫藥事業的健康發展。

 

COPYRIGHT ? 四川依科制藥有限公司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 蜀ICP05020583-1
大金娱乐-大金娱乐-官网